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体育回眸首页 >> 史海钩沉 >> “东北大帅”李应发眼里的亚俱杯冠军 一座永生难忘的奖杯

“东北大帅”李应发眼里的亚俱杯冠军 一座永生难忘的奖杯
来源: 沈阳晚报     发布时间: 2012-04-23 10:39:40  作者:    加入收藏

 

    作为当年的主教练,“东北大帅”李应发是辽宁十冠王时代的总导演,也被称作是4·29夺冠的总设计师。不过,22年后,重新和记者提起4·29这个话题时,他不认为这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而是所有辽宁足球人和辽宁球迷的骄傲。我们用第一人称的视角,从李应发的嘴里还原了当年的真实场景。

    重要决策成就辽宁辉煌

    从1984年到1993年,我带领辽宁足球队拿到了全国足球甲级联赛、足协杯赛、全运会和亚俱杯的冠军,创造了辽宁足球史上的十连冠佳话。有时候我就觉得,你能把辽宁足球十连冠的经验搞明白了,那就把中国足球搞明白了,但是辽宁队的成功经验我在各种场合都没提起过。

    辽宁队能够取得十连冠的辉煌,还应该归功于当时体育局的一个重要决策,我当时一直带的是1962-1965四个年龄段球员组成的辽宁少年队。按照以往的规律来讲,征战全运会的主力阵容,都是以上届全运会的主力球员为主来征战,但是1983年的五运会,辽宁省体育局把1962、1963年龄段的队伍当为主力,再从上届全运队中留下4个人,又从1964、1965年龄段队伍中拔尖出来3个人,这支队伍组成了当年的主力队伍,并在此后征战了一系列的国内外大赛,我想正是这个重大的决策才导演了辽宁足球的十连冠。而且辽宁足球队是内战内行,外战也内行,因为国内、国外比赛都拿过冠军。我个人带队参与了3次亚俱杯比赛,1986年我带队打了第三名,1989年第二次带打了冠军,1990年第三次带打了第二。六运会我们在广州打第二,当时队员们把银牌都扔了,说我们辽宁队员的脖子上就没挂过银色。

    迟到了三年的亚洲冠军

    说起亚俱杯,应该说没有1986年的第三名就没有1989年的冠军。1986年为了参加足协杯,我舍掉了国内的甲级联赛,打6场比赛,我们进了14个球不失一个球取得了第三届中国足协杯的冠军。后来亚俱杯小组比赛我们出线了,然后在香港我们打复赛打第一也出线了,最后到了沙特去打决赛,打了个第三名。那届亚俱杯冠军是日本名古屋,但是我们决赛和名古屋交手是上半场第10分钟对方一个反越位进了球,剩下时间里我们都是互有攻守,辽宁队甚至还有很多次破门的机会。那个时候我就琢磨,亚洲冠军被我们打的够呛,下次再参加亚俱杯我肯定打冠军。

    但当时由于1986年我们没参加甲级联赛,所以我们1987年没有比赛的资格,1987年我们拿了甲级联赛的冠军,全运会我们打了第二,但1988年是全运会的冠军打亚俱杯,我们辽宁队又没有资格参加亚俱杯比赛,结果1988年我们又拿了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所以这次取得了1989年亚俱杯的参赛资格。那时我还是主教练,那批主力队员都没变,小组比赛顺利出线,复赛在印尼有4个队,决赛主客场战日本尼桑队,取得了1989年亚俱杯的冠军。应该说,这个冠军迟到了三年。

    东渡扶桑旗开得胜

    辽宁队那个时候没有外援,日本尼桑队的教练是巴西教练,还有4个巴西外援,我们队是清一色的辽宁队员,所以我说冠军是辽宁的荣誉。决赛时间被放在了1990年的4月份,我们抽签抽到的是先客后主。我们打客场之前,有个老板为我们举行了一个壮行会,壮行会上我和崔大林就提出了我们的指导思想,两句话共16个字,“东渡扶桑旗开得胜,返回沈阳马到成功”。所以我们确定的指导思想和其他球队不一样,我们是想在客场拿分回到主场保平,现在的球队都是客场保平争胜,回到主场和人家死拼,所以我采取的是一个反位思考,出奇制胜。

    可到日本横滨后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刚下飞机对方不给我们安排训练场地,我们说那就给安排到公园吧跑跑步,结果公园也不行,后来我们自己花钱找了个健身房。吃饭也是,就4菜一汤,大家自己再掏钱出去吃。训练场地吧,给我们安排的是沙土场,傅玉斌一扑球腿都破了,对方给你制造了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克服了。4月22日那场比赛我们打了433阵型,结果上半场我们就打了2:0,等日本尼桑队反过神儿来我们已经2:0领先了,下半场他们扳回来一个。回到主场我们那么大优势才打了个1:1,如果没有客场的2:1,回到主场我们都可能得而复失。

    返回沈阳马到成功

    回到主场,我们住进了友谊宾馆,并采取了封闭的形式,进不去也出不来,戒酒谢客,养精蓄锐,白天晚上的研究战术。当时徐根宝带领的国奥队在沈阳模拟日本尼桑队与我们进行了一场教学赛,那场比赛我们派出全部的主力阵容,收获很大。后来有人告诉我,当时尼桑队的主教练奥斯卡住在704房间,24时房间的灯就关闭了。而我住在友谊宾馆的233房间,我们一直研究战术到29日凌晨的3点,想到了好些个方案。

    与尼桑队的比赛,我们守门员是傅玉斌,后卫是李毅、赵发庆、高升和力争,后腰是李强,右前卫唐尧东,左前卫孙卫,前锋是徐晖,首发阵容还有傅博,马林是下半场后上去的,因为他有伤,最后打着封闭冲上场。正是马林传中徐晖打进了第一个球,后来尼桑队用点球扳回一个。不过总比分我们3:2取胜。当时亚足联执委霍震霆先生给我们颁发的亚俱杯夺冠奖杯,队员扯着国旗绕场一周,回到友谊宾馆庆功,用亚俱杯盛满啤酒轮着喝,我记得黄崇还使劲儿地啃了奖杯两口。当时比赛前还有个花絮,我拿着一个傻瓜照相机抽空拍照,生怕漏掉了一些珍贵的画面,东药俱乐部一个工作人员把摄像机也带进来了,结果打开盖子发现没有录像带。

    现在球员缺吃苦耐劳精神

    现在我们辽宁足球要想出现新的辉煌,就要搞好后备力量,而这大概需要8年到12年的时间。我现在带领1995年、1996年和1997年、1998年4个年龄段组成的一支梯队,队伍现在30个人。我觉得训练的原则不能变,但有新的理念和思路,但是小球员这种吃苦耐劳和顽强拼搏的精神太缺了,我们不缺物质,缺的是吃苦耐劳的敬业精神,缺的是顽强拼搏的精神,现在吃的、穿的比以前好的多得多,更主要的是队员的自觉性不是一般的差,我讲要用心踢球动脑踢球,按原则踢球,以前我执教辽宁队,动脑踢球按原则踢球遵守规则踢球,我现在增加了用心踢球,因为他三心二意,训练课他不是一心一意,总想着玩游戏,不用心听你讲,去看去思考事情。2011年,我在自己的总结笔记上写过这样一段话:1981年,我率领1962-1965年龄段的辽宁少年队去广西梧州参加全国青少年足球集训,那批队员包括马林、唐尧东、孙卫等等,通过那次集训球员们打下了心理、身体技术,三年后便连续10年获得了全国足球甲级联赛、足协杯和全运会的冠军,十连冠大满贯。30年后的2011年,我又率领1995-1998年龄段的辽宁宏运希望队,前往梧州参加全国青少年集训,时代不同了,但都是14-18岁的青少年球员,希望能够为辽宁足球队创造更多的辉煌……

    李应发口述 本报记者 周舟 实习生 陶力 整理 摄影、翻拍 王江

分享到:

Copyright(c)2009-2015 by SportsLN.cn All Rights Reserved 辽宁体育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本站导航 | 招聘英才 | 网站公告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辽ICP备14008558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IE7.0以上版本,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以上    

如果不能正常浏览本网站请下载安装相应插件: ①IE7.0Flash PlayerXML限弹窗